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县市要闻

武义溪里窑址荣获2019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

来源: 武义旅游          发布日期: 2020-01-09

                              

    12月7日至8日,2019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汇报会及评审工作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召开。浙江省年度考古重要发现评审涉及八大方面内容,是省内文物考古界的“奥斯卡”,历来都受到业界及社会的广泛关注。2019年省内各考古机构共推荐了19个考古发掘项目进行现场汇报,接受专家点评,并最终确定10个考古发掘项目为“2019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项目,武义县溪里窑址考古发掘项目喜获殊荣。

    溪里窑址是武义县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武义县熟溪街道温泉小镇溪里村瓦灶山南坡,武丽公路北侧,当地人俗称馒头山。为配合武义温泉特色小镇的开发和婺州窑县级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同时进一步探明武义地区的窑场结构和窑业面貌,2018年12月-2019年11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武义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对溪里窑址进行了发掘清理。

  溪里龙窑目前只发掘出土一条,左右近在咫尺还有两条沉睡地下。溪里窑址揭露的窑炉,全长52.3米,该窑炉前部的火膛和窑尾局部拱顶尚存,两侧窑门和排烟室均保存完好,是浙江境内目前发现的最为完整的窑炉,在瓷窑址的发掘中实属罕见。本次发掘共布探方7个,发掘面积650平方米,揭露龙窑1座,挡墙6道,房址1座,清理了厚达3米的废品堆积,还出土了大量青瓷标本、匣钵和窑具。其中青瓷产品以碗为主,有明显的龙泉窑特征,窑具有M型匣钵和垫饼,时代为元代中晚期。还有少量盘、碟、钵,以及零星的炉、高足杯、器盖、砚台、罐、擂钵等器物。多数器物以素面为主,少量内底有印花,题材有荷花、牡丹、梅花、菊花、葵花等,有少数内底印“岙”字,另外发现个别器物内底可有“天下太平”字样。除窑炉之外,周边发现了匣钵挡墙,房址和疑似人工铺助的地面等周边设施,反映了溪里窑更加丰富的窑场信息。

  据文物普查和田野调查资料显示,以溪里为核心周边5公里范围是武义发现婺州窑遗址最密集最具代表性区域,溪里、抱弄口、水堆周、蜈蚣形、陈大塘等地都有密集窑址发现,抱弄口发现宋元窑址有10多处36条之多。金衢盆地发现的600多条婺州窑遗址中,武义占四分之一强。

    考察盘点溪里窑址,更重要的历史文化背景是武义上山文化,溪里一带已发现的宋元窑址就躺在以大公山为核心的上山文化怀抱里。据县文保所负责人介绍,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离溪里咫尺之遥的大公山村民在山上取土烧窑时,就挖掘出有明显打凿痕迹的石球等早期新石器,在大公山周边一带又出土过双孔石斧、单孔石斧、石锛、石镞等新石器,而大公山是集中挖掘出土核心,是武义县境最早发现上山文化代表。武义大公山在1994年就挖掘到上山文化炭化稻谷和夹红陶碎片等遗存,大公山多次挖掘出土的新石器早期文化遗址,是金华上山文化的有机结成部分,证明1万年前后就有人类在大公山一带生产生活,这也是考古获知武义境内最早的人类从洞穴迈向旷野活动生产信息,武义人间烟火和远古文明首先从大公山发祥升腾。

    溪里窑址发掘主要是探索武义县元代烧窑发展历程,进一步探明武义地区的窑业面貌,同时配合武义温泉小镇的婺州窑县级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还为研究古代窑炉结构,营建方式,窑门布局,排烟室构造,窑顶高度,古代窑场布局等问题,提供了新的角度和实物资料。也进一步丰富了我们对于武义地区元代窑业生产和类型的认知,同时也为解决古代窑炉是否存在烟囱,单次的装烧量等存在争议的学术问题提供了参考和推断依据。

    文化是一个地方的灵魂,看着过去深埋在地下的溪口瓷器,真有时光倒溯之感。也只有细细的品味,才能领略其特有的风采。溪里窑址将做为首个县级窑址考古公园,下一步县文广旅体局和温泉度假区将合力利用丰硕的考古发掘成果,加大建设力度,打造文旅融合新地标,从更多方面揭示婺州窑的文化内涵,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